书架
谍血未冷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六章江湖恩怨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  到天津有几天了,林森先给上海打一个电报,安定下来后,是时候给林婉清和家里的几个弟妹报个平安了。这时南北两地相隔甚远,电话线路不通,想要联系只能通过电报。林森请他新结识的朋友孙新远帮忙带路,孙新远的父亲在日租界经营一家杂货铺,他平日了见多了喝多了酒的日本浪人闹事的场面,于是进了少林武馆学武,想要保护家人。他比林森大两岁,身高快有一米七了,嘴上开始冒出毛茸茸的小胡子。他从小在天津长大,对环境很少熟悉。

  林森发完电报跟着孙新远逛起了天津城。提起天津的繁华所在,孙新远涛涛不绝,从劝业商场到万国桥,从利顺德大饭店到马可波罗广场,从圣母得胜堂到娘娘宫等等等等。二人沿着海河步行,林森想要去买些换洗的衣物,孙新远就要带他去劝业场。

  这时突然街上一片大乱,一群大汉手持利器追着两个人横冲直撞,人群连忙四散躲避。被追杀的两个人中一个腹部被捅了一刀,另一个扶着他沿着海河边跑来。林森就在他们前面的交叉路口,右边就是金刚桥了。他一眼就看见斜对面也有一群人携刀带棍的冲了出来,二人只能掉头上了金刚桥。受伤的是年长的那个,他推着扶着他的年轻人,

  “额背不住你个瓜皮咧,走咧,要不额们都死球去了。”

  那个年轻的抓住他的一只手架在肩头,一边哭着一边向桥上跑去。这时桥对面也有人围了上来,两个人被三个方向涌来的人群包围在了桥上。人群涌动着冲到了一起,那两人却没有坐以待毙,随手打翻了几个冲在前面的,一人手里就多了一根棍子,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。

  只见两根棍子在二人手里像活了似的,上挑下砸,横劈直刺,很快就打倒了十几个人。可是两面围堵的敌人实在太多,几乎铺满了半个桥面。没一会就把二人挤在一起。没了施展的空间,他们只能扔了棍子与敌人拳脚相搏。

  林森听到他们的西北口音,忽然想起了前几天赵大奎和净明的谈话,

  “他们不会就是红拳传人左家兄弟吧?”

  现在这个局面,自己除非能掏出冲锋枪扫射,不然是救不了他们的。看着二人闪展腾挪的搏杀在人群中间,林森佩服不已。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,他们足足坚持了七八分钟,打倒了十倍于己的对手。这时兄弟俩都已经浑身是血,尤其是之前受伤的兄长,已经无力再战了,他斜靠在铁桥上,嘴里嘟囔着什么,年轻的那个手里拿着一把夺来的匕首护在他身前,怒目圆睁瞪着周围的敌人。

  看着浑身浴血,却威风凛凛的兄弟二人,众人不敢上前,靠在桥上的兄长看着自己兄弟二人此时的狼狈,又想起了初到天津想要凭着一身武艺打出一番天地豪情,一股英雄末路的情绪充斥在心头,他一恨天津武行卑鄙无耻,不讲道义;二恨自己不知人心险恶,连累了弟弟。一口恶气憋在胸口,一段秦腔就吼了出来,

  “满营中三军们齐挂孝,

  风摆动白旗雪花飘。

  白人白马白旗号,

  银弓羽箭白翎毛。

  文官臣头戴三尺孝,

  武将官身穿白战袍。

  因甚事王把服袍套,

  为只为桃园恩义高…..”

  豪迈的秦腔让人热血沸腾,也把这段“大报仇”传了出去。相信周围的人里只要有西北人,就会把自己两兄弟的死讯传回家里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替自己报仇。

  听到兄长的唱腔,年轻人回头伸手扶住了他,围着的人慢慢上前。兄弟二人相视一笑,一纵身就跳进了海河里。

  孙新远看得呆住了,喃喃自语,

  “真是两个好汉哪!”

  林森连忙问他,

  “人从这里跳下去还有救吗?哪里的水流会缓下来?”

  孙新远摇摇头,

  “他们受了这么重的伤跳进了海河里,神仙也救不了啊。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  林森拉着他走向河边查看情况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